您的位置:首页 >生活 >

孙正义退出阿里巴巴董事会 马云和孙正义携手并进二十年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马云和孙正义,这对曾携手并进了二十年的伙伴,终究还是分道扬镳了。

6月25日,日本软银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宣布,即日起退出阿里巴巴董事会。

而就在5月18日,软银集团曾发布公告称,马云将于6月25日正式辞去董事职务。

要知道,孙正义和马云两人已共事多年。

孙正义自2005年以来就一直担任阿里巴巴董事会成员,马云则在2007年进入了软银董事会。

如今两人却如此节奏一致的辞职,这难免让外界联想翩翩:莫非两位大佬的“友谊小船”已经翻了?

对此,孙正义则很直接的回应称,他的离职与马云辞去软银董事会职务一样,并不意味着两人之间存在任何分歧。

大佬的心思向来难猜。

我们自是弄不清楚互相退出对方公司董事会的决定背后的真正原因,但显然,属于马云和孙正义的亲密商业时代正在逐渐远去……

(一)

商业大佬的友谊,向来被人津津乐道。

马云和孙正义便是其中之一。

两人相识于1999年。

这一年,世界互联网投资泡沫破裂,尚处于襁褓期的阿里巴巴同样岌岌可危。

马云只能将企业生的希望放在找新的投资人身上。

然而,彼时并没有多少人能理解电商理念,

再加上寂寂无名的马云又太能说。让其往往被当成了骗子而拒之门外,这里面就包括了小米的雷军。

也正是在马云步履维艰的情况下,孙正义“出场”了。

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的说法是,孙正义在花了六分钟亲耳听取了马云有关“淘宝”的宏伟计划后,便决定投资阿里4000万美元。

而后,权衡利弊后的马云竟觉得孙正义投的太多了,最后只要了2000万美元。

这段颇为传奇的相遇,让两人给彼此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孙正义曾称:马云是非常特别的,他的两个眼睛闪闪发光。所以说,我当时并没有太多关注他的什么商业模式的报告,但我看到了闪光的眼睛。

马云亦表示:我见过聪明的人物有很多,孙正义却是其中最特别的。他神色木讷,说很古怪的英语,但是几乎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像金庸笔下的乔峰,有点大智若愚。

大佬间如此感性的惺惺相惜,是不是很眼熟?

没错,多年后,类似的故事曾在孙宏斌和贾跃亭身上上演。

这两个山西名人,一个叱咤房地产界,一个深耕互联网,此前并没有什么交集。

直到2016年年底,面临资金链断裂危险的贾跃亭经人介绍认识了孙宏斌。

贾跃亭说,“我们是一见如故”。

孙宏斌则说,“我觉得他太稀有了”。

于是,两人在相识总共不过36天的时候,就启动了这个价值150亿的生意。

(二)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贾跃亭和孙宏斌很快就彻底翻了脸,后者甚至因乐视的艰难处境,当着众人的面掉过眼泪。

马云和孙正义就不一样了。

在靠着孙正义投资的2000万美元渡过了互联网寒冬后,阿里的发展很快就步入了正轨。

而这些年,愈加壮大的阿里让软银可谓赚得盆满钵满。

靠着起初的2000万美元投资,以及之后追投的6000万美元,到2014年阿里在纽交所上市时,软银持有的阿里股份价值高达580亿美元,翻了2900倍。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年初,有媒体曾就马云退休一事问孙正义是否打算继续持有阿里股票。

结果孙正义表示:“我肯定是能持有多久就持有多久了,现在阿里巴巴的营收还在每年以40%在增长,利润还会不断上涨”。

就是这么的信任!

如此双赢的投资,结下的自然是和谐的人情。

2019年12月,马云和孙正义共同参加了在东京大学举行的一场访谈。

当主持人问马云,19年前孙正义投资时,是否某种程度上扮演了导师的角色。

孙正义连忙摇头否认:“我不是马云的导师。”

他还告诉现场观众,19年来每次和马云见面,马云都在谈论对未来、对互联网的思考,都让自己受益匪浅。

而向来擅长调侃别人的马云亦表示,自己和孙正义早已是朋友和伙伴的关系。

在见惯了创业者和投资者“互撕”的时代,回来看看马云和孙正义。

两人共事了十几年,却依旧能如此给对方面子,这实在配得上“难得”两字。

(三)

可马云只有一个。

这些年,孙正义一直致力于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

但事与愿违,在投资上的狂奔,恰恰让孙正义一步步走下了投资神坛。

5月18日,软银发布截至今年3月31日的2019财年财报。

财报显示,2019年的经营亏损达1.365万亿日元。这也是软银15年来的首次亏损,更是公司成立以来的最严重亏损。

究其亏损的主要原因正是其投资事业的滑坡。

承担软银集团主要投资事业的是 Softbank Vision Fund(软银愿景基金),是软银集团于2017年5月20日建立的投资基金会,规模高达1000亿美元。

该基金会投资的企业分布在消费、企业服务、金融科技、前沿科技、健康科技、房地产、运输与物流等领域。

问题是这些企业发展并不理想,甚至不少企业就像个无底的“吞金兽”。

财报数据显示,仅在共享办公公司WeWork和网约车Uber投资上,软银就亏损了约100亿美元。

不仅如此,2月10日,美国知名电商平台,被称为“美国的拼多多”的Brandless正式宣布倒闭,成了软银愿景基金成立以来的第一个死亡项目。

这还不是全部。

孙正义承认,在过去一年中,愿景基金所投的88家公司中,其中约有15家公司将走向破产。

正是这些投资“黑洞”,让软银愿景基金在2019财年亏损高达1.8万亿日元(约173亿美元)

为此,孙正义不得不做出“甩卖”阿里股份的决定,来缓解债务压力。

今年3月底,3月23日,软银突然宣布在未来一年内出售至多约410亿美元的资产,以挽救债务危机。这其中,将会通过出售阿里巴巴股票筹得约150亿美元。

换句话说,眼下的阿里,已成了软银摆脱困境的“摇钱树”。

(四)

阿里和软银的处境大不相同。

身为创始人的马云和孙正义又何尝不是。

早在去年9月, 55岁的马云就已正式辞去了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职。

现在的他,则将精力更多放在了 教育相关的慈善事业上。

相比之下,63岁的孙正义却不得不在继续全身心投入到应对软银当前面临的严峻挑战中。

不同的状态也注定了两人将会渐行渐远。

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那个属于马云和孙正义并肩奋斗的亲密时代,已然正在远去……

热门资讯

图片新闻